Array
  • 22阅读
  • 0回复

韦庄这首词写出你我心声奈,有些人,一旦分别,便成永诀 [复制链接]

离线温镭睬
 

娱乐注册

      偶然间读到韦庄的荷叶杯·记得那年花下,又一次的,悲伤的情绪泛动起来,不为别的,只为那些渐行渐远的曾经,那些人,那些事,那些梦。时光为何总是不能把捉,那些欢快明媚终于成了记忆,渐次模糊……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佳人,少年,在如此朦胧的意境中相约,并相邀人世并肩,但终究逃不过晓风残月般的变幻。相携的誓言易诉,却不能改变相聚别离的时间。新安江漂走了远去他方的小船,渔梁坝送别了清波之上的白帆。渔梁坝是古歙县八景之一,它静静地橫卧在新安江支流的练江上。那数百年水流的冲刷在坝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。它送走了徽商,也衔接了苏杭各方的水路航道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家都成了异乡人,想来真没有什么理由再见面!难怪李白也要发出“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,光阴者百代之过客,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的感叹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限80 字节
 
上一个 下一个